帅裂苍穹的有些影子

王耀

这是一个故事,讲述了数千年的故事,它仍未完结,它仍在继续……

王耀早已忘记关于小时候的事,只记得前景似乎一片混沌,后来似乎是盘古开天地,女娲造人,创造了这个世界。又似乎不是。有一群人他记得特别清楚,从他一无所有到建立制度,陪他度过了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。
但是后来他们纷纷离去,他再也没遇到过能让他如此铭记的一群人。
有一段历史好似特别恍惚,眨眼即逝。
隐约有几个人名却在还没记全时就已经消失。
后来是一个盛世。他那时俯视终生,也是第一次知道别的,如自己一般的生物。他们都管自己叫做国家,他却是无心顾及这些。
一心只想着对权利的渴求。贪婪的包揽下一切金银财宝,世间奇物。
又有一段时间,他征战沙场,为战死将士马革裹尸,鲜血染红铠甲,染红脸颊,充血的双眸目光只有向前。但在每场战斗后,仔细回想,却连主将是谁都无法忆起。那仿佛是一张张空白的脸,又或许是千篇一律的面孔。躺在营帐内,似除鲜血再没有其它,连故人的身影都已经捕捉不到。

再后来他好像做累了,松懈了,在那时,被打下王座,跌入尘土,尘埃飞扬。也是那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,原来“趴下”,是多么折辱的动作。
那段时间他险些崩溃,那个王座重新易主。
各种各样的国家坐在上面,被一脚踹下。与当时自己的模样,很是神似。
他开始封闭自我。麻痹自我。催眠自我。
可事实,总是这样。
让你面对你所逃避,
让你面对你所畏惧。
再最后将你的所有剥离。
看你悲痛欲绝。
笑你软弱无能。
终究是来了,全国沾染鸦片,来不及阻止,来不及摧毁。
看着属于自己的领土被侵犯,看着属于自己的权利被占有。自己的子民被欺压,愤怒吗,反抗吗。

有用吗。
他被瓜分,人人都想来分杯一羹。
他的一个“亲人”来了。亲手捅了他最重的一刀,捅醒他的一刀。
他不再是那个王者了,他已经不负当年了。再不挣扎,就真的逝去了。
一开始家伙们的一张张脸浮现在脑海里。脑内的鲜红被一点点擦去,他起身,一步步,踉踉跄跄,颤颤巍巍。一次次想要起身,却跌的满嘴泥土。一次次将要成功,被一脚跺回深渊。
可是他最终也站起来了。
鲜血淋漓。
后来王耀想了,这可能是对自己,最好的反省,最好的,堕落的惩罚。
他有段时间不敢看自己身上的疤痕,害怕着发生过的一切。直到,一个老伙计离开了。
真的,没有什么。比死更可怕。
所以,要努力活着啊。要活的精彩啊。

至此,今天仍在努力的王耀。
钦此。